黄泥巷里,何长安的宅子最近很热闹,总有人在门口探头探脑,这让阿酒很紧张。
    外面世道很乱,长安县衙的人贴出布告,全城清剿夜神教余孽,听着就吓人。
    此外,总有些不三不四的人,借口来寻何长安,蹭吃蹭喝的,她好几次差点拔出竹剑给戳出去。
    最让阿酒心烦的,还是那位面皮白净、不怒自威的郑公,听老读书人喊过几次,她知道了那人的名字、郑小妹……
    这位郑公,每次来都空着手,也不知道拜客访友时,需要提一点‘人情份子’,太没眼色了。
    还是老读书人吕先生好。
    老先生人品好,脾气好,每次进门,手里都拎着大包小包的,不是酒,就是肉。
    看见阿酒,便会笑眯眯的将酒肉递过去,温言安顿一番,譬如清炖羊肉时,不能提前放盐,红烧肘子时,要多放一点糖浆,最好冷水下锅后,先放七八粒八角。
    所有的事情,说的明明白白,清清楚楚,一丝不苟,给人的感觉就很舒服。
    如沐春风,便是如此吧。
    小灵狐也喜欢老读书人,每次他老人家一进门,小狐狸精就会甩着三条雪白尾巴,屁颠屁颠的跟前跟后,一看就是舔狐……
    老读书人兜兜里有糖糖。
    罗汉豆大小,有火红的,有青色的,清香可口,丢一枚在小灵狐嘴里,嚼一口、嘎嘣脆。
    后来,阿酒才知道,那便是丹药……
    ……
    郑公喜欢下棋,吕先生不喜欢;吕先生喜欢喝酒,郑公不喜欢。
    于是,每次不约而同来到何长安家,吃肉喝酒,受阿酒的白眼,郑公觉得很憋屈。
    因为,他打不过老读书人。
    “吕先生,要不要来一局?”有一天,郑公终于忍不住,取出一个棋盘,“就一局,如何?”
    老读书人醉眼迷蒙,温和的笑了笑,道:“自从上次输给山上人,我就再没摸过黑白子。”
    郑公默然半晌,问道:“山上、风大吗?”
    “山上有风,有月,就是没有人间烟火气。”老读书人似乎有些失神,端一碗酒,都忘了喝,低语道:
    “没有烟火气啊……”
    于是,两个人都不说话了。
    ……
    暮春时节的长安城,其实很美,杨柳成荫,花香鸟语,就算是最近北方爆发大战,烟花巷子里,却还是游人如织、生意兴隆。
    凤鸣阁三楼,贵宾厅。
    莺莺燕燕,歌舞升平,七八位贵人饮酒作乐。
    “都是该死的郑公,几次大战,将我大唐国力消耗殆尽,现在好了,只能四面挨打了。”
    “还说呢,长安县衙也跟人屁股后头,兴风作浪,真是该死。”
    “礼部应该管管那些书院读书人,看他们最近都张狂成什么样子了,竟然直接给陛下上书,建言推行什么分科之学,简直是胡闹!”
    “荒谬,实在是荒谬,圣人之言,如何分科?”
    ……
    何长安这一次是真在拼命,但打出去的一拳,却轻到了极点。
    他在地上猛的一蹬,脚下几块鹅卵石化为齑粉,河滩上,留下两个半尺深的小坑。
    这一拳打的很快。
    他的拳头似乎没有与那只白森森的骨手碰触,蜻蜓点水般,一触即收,犹如一条矫健的雪豹,在空中踢出两脚,翻身而回。
    就在猴魁面前三丈处,单膝跪地,张口喷出一大口鲜血,缓缓抬头,死死的盯着敌人。
    他受伤极重,全身经脉被急速流转的拳劲,撕扯的七零八落,丹田灵海一阵绞痛,似乎也受到重挫。
    何长安这一拳,将猴魁打的踉跄后退两步,骨手上出现蛛网般的细小裂纹。
    猴魁强忍着剧痛,狂性大发,低低的嘶吼一声,便要扑上来。
    突然,他脚下一软,眼中诡异红芒连连闪烁,整个人像喝醉了酒一样,跌跌撞撞的向前跨出半步,便单膝跪地了。
    却是何长安下了阴手,顺势将‘小黑棍’射入猴魁体内……
    何长安在镇魔塔下,‘白嫖’几个月的阴煞之气,对低品阶妖鬼之物的镇压方法,早已熟稔于心。
    但猴魁可是武夫七品境高手,就算重伤在身,那也不是何长安挡下能够抗衡的。
    之所以拼命也要打出那一拳,便是为了保证万无一失,用拳意,强行将‘小黑棍’给钉了进去。
    须知、武夫七品境,基本算是铜皮铁骨,他有些担心,生怕小黑棍戳不动这狗日的……
    ……
    终于,又可以白嫖了。
    因为经验丰富,何长安现在可以在各种情况下,以各种姿势,炼化妖鬼之物留下的神魂烙印。
    小黑棍在猴魁的脑子里、使劲戳了十几下,先将这货弄成一个白痴,他才开始放心大胆的炼化。
    不到十个呼吸,一根细细的黑线出现了。
    何长安毫不犹豫,控制小黑棍,直接斩断了那根黑线,以免其背后的鬼物顺藤摸瓜爬过来。
    猴魁是单纯的武夫,神魂之力本就脆弱,再让小黑棍一顿乱戳,早就成了废人。
    他张大嘴,用两只白森森的骨手,使劲掐着自己的脖子,发出‘嗬嗬嗬’的古怪叫声,两只眼球迅速干枯下去,形成了两个灰白色的小洞洞……
    何长安摇摇晃晃的走过去,拔出腰间竹剑,轻轻送出一剑,便洞穿了猴魁的眉心。
    猴魁一声惨号,慢慢软倒在地,抽抽几下,这才彻底死去。
    小慧亲眼看着猴魁的异变,吓得小脸惨白,紧紧抱住爷爷的胳膊,瑟瑟发抖,犹如受惊的小鹿。
    “果然是中了黑玉夫人的蛊毒……”魁梧老人喃喃低语,身体颤抖的厉害。
    何长安察觉到老人的气息有些不太对劲,他艰难的直起身子,一回头,就看到魁梧老人的眉心,黑雾袅袅,正在渐渐凝实。
    ‘大爷的,又要变异了。’
    “小心身后!”
    何长安大喊一声,让魁梧老人、小慧二人一愣。
    小慧猛然回头,却什么都没看到。
    魁梧老人没有回头,他浑身气息暴涨,一大团黑雾从眉心狂涌而出,眼见就要凝实,形成一张狗头大小的鬼脸!
    何长安脚下发力,蹂身而上,又是轻飘飘一拳打出。
    小黑棍顺势被钉进魁梧老子的体内,开始快速吞噬、炼化。

章节目录

大唐斩妖人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大唐布衣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大唐布衣并收藏大唐斩妖人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