螭龙?
    辰石眼神不善的看着面前的男子。
    不对,辰石没有在他身上感觉到异样的气息。
    “别这么看着我。”阿琴马上举起手:“我以为你能顶住的……”
    辰石皱起眉头:“你这是……”
    “如你所见,我就算说话也会让人……唉,这也是巴巴托斯大人都很头疼的问题……”
    “你来找我就是为了干这个?”辰石一头黑线。
    拍了拍脑袋,辰石努力让自己从刚才的幻象中回过神,他又看到不好的东西了。
    阿琴轻轻摇头,“是巴巴托斯大人让我来找你的,他说你似乎遇到了一点麻烦。”
    “什么麻烦?”辰石疑惑,忽然想起了自身最近的异样。
    “如果是这个事,你能帮到我?”
    “这个嘛,你要跟我一起出去才能帮到你。”阿琴一脸神秘的道。
    辰石想了想,点头答应:“行,不过要等会,我先喝几杯酒,来都来了。”
    刚好,迪奥娜终于调好了辰石的酒,重重的把酒砸在桌子上,发出“啪”的一声,把辰石吓了一跳。
    迪奥娜冷然道:“你的「深海大冒险」,喝完就快去死吧。”
    周围爆发出一阵惊呼,变态酒鬼们都用一种羡慕的眼睛看着辰石,仿佛迪奥娜的话是什么奖赏似的。
    辰石幽幽的道:“迪奥娜啊,你对我倒不必这样……”
    “诶?辰石!真是不好意思刚刚没注意到。”迪奥娜这才看到辰石,很是惊喜:“很久没有在蒙德到你了!”
    辰石笑着道:“在璃月自然有忙的事,这次特地来见识一下风花节!”
    “嘿嘿,那你就放心吧!风花节绝对不会让你失望的!到时候我也会努力的调制出更难喝的酒的!”
    迪奥娜赞赏的点了点头,似乎很开心,两只耳朵还抖动了一下,周围的酒鬼们顿时又是一阵欢呼。
    “迪奥娜好可爱,怎么办我快死了!”
    “医务!医务!我需要治疗!”
    “别喊了,医务自己也晕过去了!”
    迪奥娜被吵的皱着鼻子,尾巴甩来甩去:“喵啊!都给我安静点!喝了酒就快去找个安静的地方像是蚯蚓一样把自己埋进去啊!”
    “…………”
    迪奥娜这一嗓子凶巴巴的,酒鬼们真的安静下来了,如果不去在意他们脸上奇怪的表情就更好了。
    辰石有些担心的道:“这些变态喝多了真的不会有危险么?”
    迪奥娜拿出一个红通通的东西来,一脸神秘的道:“有可莉给我的宝物!遇到坏人直接塞进他嘴里就行了!”
    阿琴默默地往边上挪了挪身位,火花骑士的蹦蹦炸弹,威名远扬。
    看着迪奥娜得意的掂弄着手里的蹦蹦炸弹,辰石眉头狂挑,太离谱了,小孩子拿着炸弹,这要是不小心引爆了,他可是深有体会……
    “够厉害了够厉害了,快收起来!”
    “诶?哦。”迪奥娜乖乖的收起蹦蹦炸弹,然后又开始调酒,伸着耳朵凑过来:“快尝尝,这次的「深海大冒险」怎么样?”
    辰石皱着眉头一口气喝完,咂咂嘴:“一般难喝…”
    “有调整空间么?”迪奥娜闪烁着希冀的眼神看着辰石,尾巴上挂着摇壶晃来晃去。
    “推荐加入一点薄荷和风晶蝶。”
    “稍等!下一杯马上就来!”
    阿琴喝了一口酒,回味的舔了舔唇,看着辰石一脸酸溜溜的模样:“这我得给你竖大拇指啊,像我们只能限定一杯,要喝还要排队等下一轮…你这太过分了。”
    “我也没想到迪奥娜突然真的相信我,行吧,喝完了酒我们就出发吧。”
    “好!”阿琴点点头,然后又看到辰石欲言又止的样子:“辰石先生?”
    辰石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你有钱么?”
    阿琴:“………”
    璃月的大小岩王爷都是这副德行么?
    辰石笑着拉着阿琴离开了猫尾酒馆,有人买单心情大好,虽然迪奥娜经常会帮他补填,但有人付钱辰石自然不会欠着猫尾酒馆的。
    …………
    阿琴付完钱带着辰石出了城。
    野外静悄悄的,天上早已挂上了一轮大大的白玉盘。
    二人借着月光,赶到了低语森林旁边,站在果酒湖边上。
    “你老师知道你有那么多钱么?”辰石小声的问。
    阿琴的钱袋里的金光闪到他眼睛了。
    辰石还依稀记得下午的时候,温迪还在风神广场专门指导别人如何写情书来攒钱呢。
    老师在卖艺赚钱,学生在酒馆挥金如土。
    “额,这个……”阿琴眼神躲闪,“咳咳,这个不重要,还是先来处理你的事吧。”
    阿琴正经道:“你有没有察觉到最近身体有些异样?”
    辰石惊讶:“我知道你说的这事,快说解决方法!”
    看着辰石迫不及待的样子,阿琴无奈的道:“你总要搞清楚是什么原因导致了你的身体出现变化的吧……咳,温迪老师跟我说,似乎是旅行者的力量跟你的元素力联通了起来,让你拥有了跟其他元素共鸣的能力,所以让我来试着帮你一下。”
    辰石捏了捏下巴:“怎么帮?”
    “很简单,顺着我的笛音走就行了。”阿琴掏出他的笛子来。
    辰石注意到并没有虚袋,有些奇怪:“你不是神之眼持有者?”
    阿琴摇了摇头,眉宇间有些落寞。
    “神明会对闪耀的人类投以视线,坚定他们勇敢的心。而我……”阿琴看向手中的笛子:“不说也罢。”
    辰石理解他的心态,就连正常的说话都会把人带入幻象中,恐怕在日常中根本没人能跟他交流吧,这孩子一个人没急出抑郁症就不错了……
    “你确定你的曲子不会出意外么?”辰石还是有些不放心。
    阿琴笑着道:“你大可放心,这曲子是温迪老师给我的,叫什么「流水桃花」,好像就是因你而作的呢……”
    “…………”
    辰石忽然感觉一阵恶寒。
    这首曲子确实是温迪见辰石和香菱有感而发,但是这名字在这里说出来难免就有些古怪了。
    “好了好了,可以开始了么?”辰石连忙催促。
    “这就开始,禁言,静听,不要拒绝声音,不要拒绝风。”
    阿琴将笛子贴近嘴,靠着树,轻声的吹奏起来。
    笛声悠扬旋转,阿琴修长的手指轻点,动人的音律在音孔出荡起涟漪,伴随着林中虫鸟杂鸣,顺着风被吹到远处。
    阵阵清风吹皱了果酒湖的水面,扑打在辰石的身上。
    微风吹在他身上,带来了一些声音,又带走了一些声音,周围的一切都变得恍惚了起来。
    “咯~咯咯~”
    远处的城门桥头上,小提米提了一个袋子鬼鬼祟祟的跑了出来。
    随着他的声音随风传出,一群鸽子扑棱着翅膀飞了出来落在他的身边。
    提米撒着稻米,嘴里念叨着:“旅行者和那个很会盖房子的璃月人又来了,所以我白天不敢喂你们,只能晚上了。快点吃快点吃,吃完就回去睡觉,千万别被抓走了……”
    湖对岸的一处地方,钓鱼家协会的楠塔克正在夜钓,不停地打着窝,嘴里骂骂咧咧:“甜甜花鳉!又是甜甜花鳉!我要钓鸩棘!风神保佑,别再歪了!”
    诸如此类,细弱的声音都传入辰石的心中,他闭上眼,细细的感受着风为他带来的声音。
    微风环绕,将他包裹住,辰石要做的,就是将这股风安抚下来,然后掌控,为他所用。
    蒙德城,风神广场的神像手中,温迪正在轻轻的拨弄着琴弦,弹的正是「流水桃花」,与城外的阿琴隔空合奏。
    “摩拉克斯啊,你到底在想什么,放任这么个凶物乱跑一点保护都不做的么……”
    “这螭要是在蒙德失控谁能挡得住啊……”
    “不过他因旅行者得了机缘,如今我也顺手帮他一把,赠他一缕微风,希望在未来能有关键的作用吧。”
    随着温迪的碎碎念,他的手指在琴弦上按动最后一道音符,当风终于停下来之后,琴笛结束,一切归于平静。
    阿琴看着站在湖岸边的辰石,虽然他没有神之眼,但是能感觉到周围的风,很轻快。
    关于辰石这个人,自己是很好奇他的,跟任何人都能有不错的关系,背后有两个神护着他,甚至让他觉得这个人是不是一出生就拿到了主角的剧本。
    可是自己听起老师说过,天理在盯着辰石,并为他布下棋局……
    相信老师的这股力量,能够为他带来助力,让他走出困局……
    辰石并不知道阿琴所想,他现在只感觉浑身的元素力都在跃动。
    风,岩,和他本身的血脉之力互相融合,缠绕在一起,彼此见很神奇的和能够做到平共存。
    辰石知道,这是旅行者的力量的缘故,能够抵消元素力之间的冲撞。
    良久,辰石猛然睁开双目,气势冲天,周围的风元素疯狂朝着他涌去。
    轻轻的伸出手,一股被压缩的风暴在他手中转动,将周围的湖水荡开。
    “成功了!?”阿琴惊讶的看着辰石膨胀的气势,周围的劲风吹的他发丝纷乱。
    随后,在阿琴期待的眼神中,辰石大手一挥,湖面上顿时像被丢入了一个蹦蹦炸弹的样子被轰然炸起,水面掀起数十丈高。
    又是一阵元素爆发,远处的桥头顿时刮起风暴。
    伴随着提米的一声痛哭,鸟毛满天飞。
    阿琴当场傻眼。

章节目录

提瓦特的假半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枭扉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枭扉并收藏提瓦特的假半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