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谁喝酒了?”薄以年抱着她一步一步朝竹屋走去,问她的声音很轻,像是害怕吵着女孩子一般。
    “皇兄。”楚慕眯着眼,微微抬起下巴,双手抱住薄以年的脖子,“我还给皇兄说薄家不会谋反的,我就知道你不会谋反。”
    薄以年无奈的笑了笑,这丫头不会喝醉酒之后把自己的一切对她皇兄全盘托出了吧?
    “我没有说我认识你哦。”楚慕满足的笑了,“我还清醒着呢。”
    “嗯。”薄以年看着这个醉酒之后知道让人来找他的姑娘,眼神温柔,“你说了也没关系。”
    楚慕嗯了一声,又沉沉的睡了过去。
    薄以年看着怀中的女孩子,那颗本来冷硬的心,好像逐渐开始变的柔软了起来。
    他脚步加快,避免把醉酒的姑娘冷到,把人带到竹屋,薄以年把她放到自己的床榻之上,又贴心的给她盖上厚厚的被子,这才转走出去,在软榻上坐下陪着在床榻上睡觉的女孩子。
    半刻钟过去,流星端着醒酒药过来,薄以年抬手制止要说话的流星,站起来接过药,便让流星出去,自己则端着药去喂楚慕,“起来喝了醒酒药再睡。”
    楚慕翻身背朝着薄以年。
    薄以年把药放在一旁,伸手把她抱起来,哄她,“喝了睡,不然一会儿醒了会头疼。”
    楚慕眉头紧紧皱起,闭着眼睛拒绝,“这个太苦了。”
    “楚大夫,喝醉酒就耍小孩子脾气?”薄以年看着耍赖的女孩子,很想看看她醒来之后会是什么反应。
    楚慕最终还是在薄以年的强迫下不情愿的把一整碗醒酒药都喝了,薄以年在她偏开头的瞬间把一颗糖果放进她嘴里,楚慕感受到最里面散开的甜味,心满意足的翻身接着睡觉。
    薄以年瞧着她的样子,摇头,“以后可别随便喝酒了。”
    大概两个时辰之后楚慕才醒过来,睁开眼睛看着入眼的竹木,楚慕猛地坐起来,她在哪儿?
    “醒了?”一个清冷中带着温和的声音在她身后响起。
    楚慕回头,果然看到了自己脑海中那个人,记忆也一幕幕的传来。
    楚慕想找个老鼠洞钻进去,她发誓,以后再也不见皇兄了!
    不,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那到底是什么酒,三杯下去,她就变成这样了?
    那晚她喝了整整一壶酒,都没有做过胡事,今日三杯酒,她居然就跑到薄以年这里来了?
    “给你添麻烦了。”楚慕慌忙从床上爬下来,看着被自己滚得很乱的床,她已经没脸去整理了...
    薄以年瞧着她的样子,眼里闪过一丝促狭,“没想到我还能看见楚大夫喝醉酒的样子。”
    “以后不会了...”楚慕的声音越来越小,脑袋也慢慢的垂了下去...她以后再喝酒,她就是狗!
    “我很荣幸。”薄以年瞧着她的样子,嘴角扬起一个不易察觉的弧度,“楚大夫喝醉之后能让人来我这里送信,叫人去接你过来,说明你很信任我。”
    楚慕微微抬头看着站在自己不远处的男人,信任吗?
    原来这些日子以来,自己已经信任这个男人了吗?
    “谢谢你啊。”楚慕走过去,“我先回去了。”
    “楚大夫,你还记得你之前和我说的话吗?”薄以年喊住她,走到她面前,低头看着她,眼里的笑意浓浓,“你也要记得我说过的话。”
    楚慕抬头望着薄以年,她自然记得自己问过的话,也记得他回答的话,她点头,“嗯。”
    “我让人送你。”薄以年带着她走出竹屋。
    楚慕看着走在自己身侧的男人,他好像还说了,她可以说出去她认识他,楚慕摇头一笑,怎么说?和谁说?
    “以后不要随便喝酒,就算喝醉了,也不要随意去别人家,记得让人来品茗轩送信。”薄以年忽然说道。
    楚慕一怔,猛地侧首看着薄以年,“嗯?”
    “楚大夫喝醉酒的样子,真的很...”
    “你别说了!”楚慕抬手阻止薄以年,“我以后再也不喝酒了!”
    想到这人嘴里一会儿说出她喝醉酒的样子真的太丑了,她就有点不愿意听。
    薄以年也没说了,把准备好的暖炉放在楚慕的手中,“坐马车回去吧,天已经晚了,你本来就喝了酒,不要走路了。”
    “我希望明日过来的时候,薄公子不要再说酒这个字了。”楚慕说完撇嘴快步离开,真是丢死人了!
    楚慕回到楚府的时候,玉儿早已经在门外等着了,瞧着楚慕从马车上下来,赶紧迎上去,急声道,“小姐,您哪儿去了啊!”
    “今日出了一点状况,回来的晚了一点。”
    “夫人差点都让人去品茗轩寻你了。”玉儿扶着楚慕往里面走。
    楚慕虽然醒了,但是醉酒之后人还是有些不舒服,她让玉儿去给楚夫人送信,自己先回院子。
    两日时间一闪而过,楚尚书如约带着妻子前往恩师陈阁老家里赴宴。
    楚慕今日穿的是蓝色的长裙,外面搭着白色的大氅,蓝白色的搭配把她脸上的艳遮住,更显得清冷一些,楚夫人瞧着她这身打扮笑着打量,“和往日有些不一样。”
    楚怀明这两日心情尚好,看漂亮的女儿和英俊的儿子,面上笑意浓浓,“哪儿不一样,还是如同往日一样好看。”
    “你们男子哪儿会注意到这些,慕儿这身搭配总有一种生人勿进的感觉。”楚夫人说着,瞧见楚慕耳垂上戴着的耳环,眼睛一亮,“不过,真的很好看。”
    楚慕今日戴的是那日宁芷晴为她买的耳环。
    “咱们还要继续站在门口夸小妹吗?”楚钊笑着上前,“再不走,要赶不上晚饭了。”
    楚怀明大手一挥,“上车。”
    楚怀明和楚夫人共乘一辆马车,楚钊兄妹三人就坐另一辆,上车之后楚枫才问楚慕,“小妹,你听说齐王府的事情了吗?”
    “什么事情?”楚慕抬眸看着楚枫,那日醉酒之后,脑海中事情太多,她整个人都有些恍惚,齐王府发生的那些趣事她都是前天夜里才画好了让玉儿拿去画舫临摹了寄出去,她还没精力去探查齐王府这两日发生的事情。
    “那小郡主毁容了。”
    “毁容了?”楚慕眉头紧皱,“谁干的?”
    “自己。”楚枫有些唏嘘,“谁能想到她的报应居然来的那么快。”
    “怎么回事?”楚慕面色不大好看,对于这个堂妹,她虽然不喜欢,但是也未曾想,她居然自毁容貌?
    “在家闹着要去找皇上讨公道,齐王下了命令不准她出门,昨日天还没亮她便从后院翻墙,谁知道出去砸在了几条野狗身上,便被狗咬了。”楚枫想一下都感觉脸上传来一阵痒痛,“你说她好好在齐王府思过,也不会发生这种事情了。”
    楚慕眸光微沉,被狗咬了?

章节目录

医锦还香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苏慕梨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苏慕梨并收藏医锦还香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