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还有你!还有你!”秦守抽够了元潜后,又把韩史元、赵煌等人挨个抽过来,这些人亦是不敢动弹分毫,任他抽个痛快。
    “嚣张啊,继续嚣张啊!”
    “敢在老夫面前嚣张的人,全部都被埋了,你们这是多想死?”
    “想动我儿?”
    “呸!”
    他的口水喷得这些人满脸都是,可怜元潜好歹也是三品大能,却只能唾面自干,丝毫不敢有一丁点的怒容表露出来,也真是难为他了。
    泰恒看了一眼,不由失笑,向着秦善道:“你们药王殿什么时候多了这么一个小家伙?”
    幸好秦守隔得远,又抽人家抽得开心,否则听到你这话就要回过头来怼你了。
    唉,老祖宗有时候真像条疯狗啊。
    秦善在心中吐槽道。
    他也笑了笑:“这位年龄虽小,但辈份极高,我也得让着他三分。”
    泰恒十分讶然,没想到少年还有这样的来头,便是几百岁的秦善都要在辈份上矮了一些。
    难道这小子的爹是位老牌王者,最近刚刚生子?
    没听说过药王殿有圣人吧,所以这小子应该不是圣人之子。
    啧啧,年纪不大,可脾气还真是大,嚣张得没天没地了。
    他也没有放心上,反正他应药王令来了一趟,那药王殿就要承他一次情,哪怕只是这么走个过场,那也是极大的人情——否则的话,元潜会那么乖吗?
    再多的三品,他也能豁出去逃命,可有他这个二品王者在,元潜便是想跑也跑不了。
    这就是震慑力。
    “既然如此,那本座便先走了。”他说道。
    “恭送大人!”秦善拱手说道。
    咻,泰恒一脚踏出,下一个瞬间人已经在遥远的天空了。
    上三品与下三品最大的不同是什么?
    上三品可以肉身飞行!
    到了王者这个级别,那飞行速度更是快得惊人,哪怕以九州之大,他们也几乎可以在一天之内出现在任意一个角落。
    泰恒走了之后,青花娘等三名三品也是纷纷告辞,这次之行根本没有出力,却收获到了药王殿的人情,自然是赚到了。
    随着他们的破空而去,这里又只剩下原来的那帮人了。
    来看热门的人都是啧啧,本以为今天叶炎定会受难,结果呢?
    极渊宗气势汹汹而来,居然是送上门给人打的!
    可笑不?
    滑稽不?
    当然。
    可众人都不敢笑出来,因为哪怕极渊宗在秦守面前如同受气包似的,可对于众人来说依然是主宰他们生死、命运的宗主,又岂是他们可以嘲笑的。
    极渊宗的人则是尴尬无比,恨不得地上裂开一条缝让他们钻进去。
    太丢人了!
    大长老、一众堂主等大佬居然被一个少年当众抽脸,虽然打得仅是这几个人,但整个极渊宗都是脸上无光。
    之前被叶炎杀了两名同宗,已经让极渊宗丢了很大的人,现在好了,脸面没有讨回来,结果换成一批重量级的人物被当众打脸,极渊宗别说面子了,就是里子也掉得精光。
    偏偏他们还不能走,显然没让秦守满意之前,他们还得继续挨骂、挨打。
    不过秦守很快就没了兴趣,扇扇手:“都给老夫滚蛋,别再让老夫看到你们,否则你们就自求多福吧。”
    极渊宗一行人这才如蒙大赦,连忙逃之夭夭。
    来的时候气势汹汹,可走的时候却是灰头土脸,注定要成为一个大笑话了。
    利用这次机会,周围几个三品势力肯定会立刻发起猛攻,趁机吞并极渊宗的地盘。
    “我儿,为父干得漂亮吧?”秦守回过头来,一脸的得瑟。
    啪!
    一坨鸟屎掉了下来,刚好砸在他的头顶,不但奇准,而且量还极多,顺着他的头发往下滴。
    他的运气太差了,喝凉水也塞牙。
    而且,若是换成别的八品,这一坨鸟屎掉下来的话,他们肯定会发现,轻易就可以躲开,但秦守为天所憎,这坨鸟屎也好像蒙蔽了天机,直砸到他的头上才让他反应过来。
    叶炎终于露出了一抹笑容:“漂亮,真是漂亮。”
    他说的显然是秦守现在这副模样了。
    秦守一脸的尴尬,顿时无法再得瑟了。
    他随便抢过一人身上的衣物擦拭,一边道:“我儿,现在可以随老夫回药王殿了吧?”
    “跟你说了几百次,我不是你儿子!”叶炎不耐烦地道。
    寻常人若是敢称他是儿子的话,估计早遭天谴了。
    可秦守的气运本就负到了极致,所以哪怕对大帝无礼,他的气运也无法再降下去了。
    当然,叶炎若是真喊他一声爹,估计他就得原地爆炸了。
    “去去去。”叶炎扇手,他想去哪里自然会去,不需要谁来教他、管他。
    “你答应去了?”秦守惊喜。
    叶炎翻白眼,你这什么智商,我这是在拒绝!
    “他不能跟你走。”一个动听无比的声音响起,只见一道飞梭破空而至。
    “嗯?”秦守抬头看了眼,却只看到白衣飘飘。
    秦善却是眸子微微一缩:“天剑宗的飞行梭!”
    咻,飞梭落下,一位白衣丽人也踩着莲步站到了地上。
    美如天仙,倾国倾城。
    正是宁雨兮。
    在她面前,原本绝丽无比的罗怡都得低眉,而哪怕是风情万种的王妃亦要逊了三分颜色。
    天下第一美女,莫过于是。
    秦守都是呆了一下,然后猛地转向叶炎,嘶了一声:“我儿,你这魅力也太大了吧,连这样的仙女都被你勾搭上了!”
    连他都要羡慕。
    “胡言乱语!”宁雨兮斥道,便是一剑向着秦守斩了过去。
    她可是半步法相,这一剑哪怕只用百分之一的力量也足以将秦守斩成渣渣了。
    秦善不得不出手,右手一握,将宁雨兮斩出的这道剑气捏碎,他哈哈一笑:“宁圣女,我家这位虽然年轻,但辈份却极高,平时说话没个忌讳,还请宁圣女不要放在心上。”
    辈份高?
    宁雨兮讶然看了眼秦守,这确实只是一名十六七岁的少年,但……气运是黑色的,这是厄运、霉运,属于喝水都会塞牙,早应该遭横祸而亡了,怎能活这么大的?
    不说厄运……就冲这张贱嘴,活到现在也是奇迹啊。
    她再看向秦守时,目光中便带着同情了。

章节目录

重生:大帝归来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孤单地飞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孤单地飞并收藏重生:大帝归来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