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祈澜瞳孔皱缩。
    他身体泛僵,紧接着想都没想就一手扣住小腹上阮卿卿的那只手,不让她动。
    酒精的影响在这一刻几乎消失殆尽。
    祈澜只觉得整个人犹如被泼了一盆冰冻过的凉水,寒意从皮肤渗入四肢百骸,脑子里什么杂七杂八的念头都没了。
    清醒得很。
    他眨了眨眼,静静望着近在咫尺的少女。
    少女绝色的面孔上是熟悉的情欲与渴望,还有对他的喜欢和觊觎。
    然,他能感受到她面孔下的漠然与不走心。
    唇瓣微微噙动张开,下一秒,少女的舌头就侵入进来,热情如火的纠缠着他的。
    眼眶蓦然泛着热意,某一瞬间,祈澜双眸里的亮光,好似破碎了一下。
    而重组起来的光,比之前暗淡了不少。
    扣住少女的手渐渐松开。
    祈澜深刻觉得一心想尽快开车赶回公寓的自己像个笑话。
    而之前心下愧疚、疼痛、悔恨、不知所措……等等等等的自己,也像个笑话。
    …
    混蛋。
    阮卿卿。
    你他妈混蛋。
    …
    阮卿卿对祈澜的一系列心理变化一无所知。
    她认真地走着剧情。
    在祈澜放开她的手后,她略显生疏的继续单手解皮带,同时吻越来越暧昧、缠绵。
    车头内空间狭小,很不好操作。
    阮卿卿维持了好一会儿别扭的姿势。
    还没将皮带解开。
    阮卿卿:“……”
    默默退出少年的唇,阮卿卿准备双手解祈澜皮带。
    视线不经意间扫过祈澜的脸,阮卿卿突然一愣。
    这人的表情…
    唔。
    不管。
    阮卿卿对祈澜黑沉沉的冷脸可以说是司空见惯。
    可以说,除了两人最开始在一起的时候,祈澜会对她笑对她温柔细语之外,之后对待她这个白月光,祈澜的态度可谓是越来越差。
    双手解皮带很好解开。
    阮卿卿接着拉开祈澜的裤子拉链,又将他的内裤往下一扯,释放出了他的阳具。
    祈澜中途一直没再动弹。
    他没再抗拒,也没有反应,就好像她解得不是他皮带,拉的不是他裤子,他是一个无关者一样。
    阮卿卿从中感受到了他无声的表态。
    他在不喜。
    他在拒绝。
    来到驾驶座,坐在少年腿上。
    阮卿卿本想就着这个姿势来一场车内性爱走完在车子里打炮这个剧情,却在两分钟后发现,祈澜不配合她,打炮根本打不来。
    少年没动情,阳具是软的。
    她也没动情,想霸王硬上弓都操作不来。
    阮卿卿第一次遇到这种情况,她眉头微索,随后了悟。
    是了。
    算算时间,这会儿的男主祈澜已经对白月光的身体颇有些索然无味了。
    祈澜一向只上一个女人一次,不管这个女人长相再漂亮身材再好,名气有多大家世有多好。
    白月光对于祈澜是特殊,但显然,随着时间流逝,白月光的特殊性已经在大幅度减少。
    祈澜现在,应该是已经嫌弃白月光骚贱逼松滋味儿差,肏起来不怎么爽了。
    嘴角微微抽搐了一下,阮卿卿脑子一转,就抓住祈澜的一只手,往她腿心里送。
    与此同时,她另一只手挑起祈澜下巴,让他与她对视,看着她的脸。
    “……阿祈。”
    “看着我,你看我美吗?”
    阮卿卿的声音充满了迷离与诱惑,勾人得很。
    她想,白月光的身体不好艹了,但脸还是很能打的,祈澜这个男主对于送上门的女人,只要长的还行都一向来者不拒,全部肏了。
    白月光论长相可以艳压99.999999……%的女人,再加上,祈澜心里现在还是有白月光的,哪怕占位极小。
    她努力一下,这个炮应该还是能打起来的。
    --

章节目录

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花柒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花柒酒并收藏穿成男主白月光(快穿,nph)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