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气多变,是小冰川时代的最明显的特征,在表面上只是-2°的温度变化,背后是生态的大破坏。
    比如草原上会在八月份开始下雪,当初稽戾王带兵亲征,在阳和这个地方,冻死了数千人之多,当然这和稽戾王只给了一条棉裤和一双新鞋有极大的关系。
    比如广州府飘雪,连狗都疯狂的叫唤。
    天灾,往往伴随着人祸。
    古时的贤臣都是恶名归己,善名归君,当下的世道,则完全反了过来,是恶名归君,善名归己。
    可想而知,天气多变,必然会有人在心里把这些事归咎于皇帝的倒行逆施和天怒人怨。
    毕竟朱祁钰是亡国之君。
    天人感应,是一套极为完整的逻辑。
    比如说贞观初年,李世民就遭遇了特大蝗灾,李世民不得不亲自吃蝗虫,以平息舆情。
    朱祁钰比李世民要不要脸的多。
    有人敢这么说,朱祁钰就会动用锦衣卫,但凡是有人联袂,朱祁钰会用杀两遍的手段震慑。
    天人感应论,最主要的问题是,它根本解决不了问题,只是找一个背锅的人,宣泄矛盾的压力和情绪,把黑锅扣在皇帝的头上。
    如果背了这口黑锅,小冰川时代会提前结束,那朱祁钰宁愿背十口、五十口黑锅,来换大明的国运。
    可惜并不能。
    朱祁钰故意放纵这种消息的肆意传播,就是要看看,朝中有哪些个大臣们,会懒政、怠政,不想解决办法,只想甩锅,轻则罢黜,重则流放斩首示众。
    而此时的燕兴楼内,人潮涌动,这里是兴安掌控的皇庄产业。
    一群都察院的言官们,正在为李宾言和陈镒折柳践行。
    李宾言要去松江市舶司继续主持开海事宜,而陈镒要去鸡笼岛,带着一群流放的家伙,对鸡笼岛进行开荒。
    贺章,那个弹劾胡濙无德,被胡濙坦然承认,反过来骂的狗血淋头,走的时候,和刘吉吃饭,说出倍之破万千新政的贺章,也在此列。
    贺章将是新的掌都察院事。
    “来,共饮此杯。”贺章一个劲儿的喝闷酒,他虽然举杯,可是不管其他人是否应和,都是一饮而尽。
    蔡愈济赶忙劝着说道:“贺总宪,少喝点吧,这明天还有院事要主持。”
    “也是。”贺章停下了倒酒的动作,明天还有部事要处理。
    人一喝酒就会变得絮絮叨叨,比如陈镒酒后失言喊出的夸上天去,就是喝酒之后的唠叨。
    贺章也不例外。
    他心里委屈。
    他啰啰嗦嗦的说道:“戥头案起的时候,贺某人真的是喜从心中生!这下子,来大活儿了!”
    “诸位同僚说说,这是不是立大功的机会?处理的好,是不是能捞块头功牌?跟陛下论政的时候,是不是心里会有底气?”
    “那王复、王悦什么东西?背投瓦剌,为瓦剌效命!还不是因为他们有头功牌在身上?他们家人居然还被供养在官邸。”
    “陛下明面上说是把这些家人当做人质,可是内心却期盼着这两位浪子回头。”
    “陛下是个惜才的人,我们拿到头功牌,是不是说明我们是个人才?”
    王复和王悦是大明的夜不收,这件事只有皇帝、兴安、于谦、胡濙、石亨等少数几个人知晓其中的细节。
    所以贺章真的想拿头功牌想疯了。
    在他看来,拿到了头功牌,就是人才,和陛下论政的时候,才能底气十足。
    当初王复奉天殿内,触犯天怒,就落了个罢黜的下场,结果这王复不思圣恩,背投瓦剌,着实可恨至极!
    “咱们寒窗苦读二十余载,考成文武艺,货与帝王家,图的是修身齐家治国平天下。”
    “陛下把这治国平天下化成了这三种牌子,这头功牌、奇功牌,不就是这治国平天下的标准吗?”
    “诸位!贺某人在云南当巡按御史当的好好的,考成次次上上评,这戥头案,是不是该交给贺某人去做?”
    “结果回京了…”贺章说到这里,那浑身的怨气,连李宾言都感觉到了。
    李宾言不懂,不就是一块头功牌吗?二两银子不到,至于这副模样吗?
    他都有四块了。
    “难受,是真的难受啊。”
    “眼瞅着头功牌就这么从眼前飞走了,我等啊等,等了九十天,等到了朝廷的诏命,让我回京。”贺章的手在抖,说着又要倒酒。
    可是想到明日还有院事要处理,又放下,重重的叹了口气。
    蔡愈济笑着说道:“哎呀,贺总宪说的哪里话?那戥头案,哪里有那么好办的?这练纲到了地方,真的是九死一生,什么死的路数都试了一次,得亏是命大。”
    “这回京掌都察院事,不是升官了吗?这可是真的升官,多少人想坐还没得坐呢。”
    贺章一听这话,差点把舌头咬了,振声说道:“爱谁谁,谁想坐,明天我就请旨把位置给他。”
    “陕西行都司总兵官不是差个参赞军务吗?明天我就去!”
    左都御史可是正三品,那什么参赞军务,多数都是正七品的监察御史挂衔去做。
    戥头案的确危险,但是贺章知道李宾言在山东被围堵之事,自然做了周全的准备,这些准备,全都便宜了练纲!
    贺章对都察院的乱象,心知肚明。
    总宪,看似掌都察院事,可是这都察院是大明朝最复杂的地方,最勾心斗角的地方。
    这总宪要是好做,徐有贞为何要去治水?陈镒为何要去鸡笼岛?王文是内阁首辅,其实当下的职责,更像是秘书郎。
    王文是宁愿干秘书的活儿,都不愿意坐这总宪的位置。
    可想而知,这地方要是好管,这几位比他更厉害的大爷,为何不肯坐?
    贺章对自己的能力,是有自知之明的。
    “要不蔡御史坐?我看就很合适,资历、经验都摆在那儿,很合适!赶明让胡尚书推介一下。”贺章看着蔡愈济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我几斤几两我清楚,监察御史这七品官,做到头儿也就这个样子了,我可没什么野心,贺总宪慎言。”蔡愈济赶忙摆手说道。
    贺章知道这是当初自己喷胡濙的代价,可是他说不出胡濙的坏话来。
    无论这件事从哪方面看,都是胡尚书不计前嫌,亲自推介他做了左都御史。
    按照大明官场的规矩,贺章还得谢谢胡尚书!
    这就是贺章郁闷的地方,他说不出埋怨胡濙的话来,虽然大家心里都跟明镜一样。
    这就是来自六等秩的文官,其狗斗能力之强悍,远超出了贺章的预料。
    陈镒端起了茶杯喝了口茶,在场的人都知道,陈镒要说话,都选择了安静。
    陈镒想了想说道:“贺总宪,都察院的状况,想必贺总宪心里一清二楚,否则也不会如此的埋怨了。”
    “这种情况是陛下的责任,但凡是有点能力的,陛下都会将这些御史调派出京做事,比如柯潜,这个军生是真的厉害,本来熬几年,做个佥都御史绰绰有余。”
    “但是陛下把他送到了陕西行都司,抓了不少的谍子,刺探大明情报的奸细,和一些倒卖禁物的商贾,刚赴任,就拿了三块头功牌。”
    头功牌拿到手软,这就是柯潜在陕西行都司的现状。
    当初陛下把李燧调到了南衙帮衬李贤,其实去陕西行都司的话,立功的机会也不少。
    “这是陛下的责任,陛下曾经找陈某谈过都察院的问题,也说了以后会留下一些干吏在都察院内,所以贺总宪勿虑,勿忧。”陈镒解释了一下为何都察院是这么个烂泥塘的模样。
    稍有能力的都拿走了,只剩下些清谈之流,可不就是只会狺狺狂吠了吗?
    陛下保证了,会给都察院留下人才。
    这是胡濙在陛下面前,痛陈利害直谏陛下,不应如此反复抽调,否则都察院会一直烂下去。
    胡濙也好,陈镒也罢,还有陛下,都是不愿意让都察院这么继续烂下去,所以才把颇有能力的贺章从云南调了回来。
    陈镒这是在传递圣意,贺章心里有怨气,这是必然的,陈镒并不想留下一个烂摊子,一走了之,陛下必然不肯。
    “院里有几位干吏,我都写好了名录,你注意留意他们,有他们帮衬,都察院不会出乱子,这位置,不求有功但求无过。”陈镒拿了份题本递给了贺章,这些人有能力,有才情,至于贺章用不用,那是贺章的事儿了。
    贺章接过了题本,郑重的放在了袖子里。
    都察院总宪这个位置,最大的问题,就这几个字,不求有功,但求无过。
    不求功,哪来的头功牌?
    六部尚书侍郎,文渊阁辅臣,哪个不是奇功牌、头功牌围在腰上当腰封?
    他没有牌子,怎么好跟这些人并列奉天殿之上?
    这就是这位置的难处了。
    贺章又认真的询问了很多关于都察院的事儿,算是心里有了点谱儿。
    只叹这大好的年华,只能在这都察院蹉跎了。
    “眼下有件事儿,你且留心,最近天气多变,有人又摆弄起了天人感应那套儿,这事儿得万分留意。”临到散场的时候,陈镒提点了一句贺章。
    “不是吧,陛下显然在拿这事儿钓鱼啊,我这刚回来都看出来了,这也有人上奏?”贺章眉头紧蹙的问道。
    忠诚的锦衣卫把上一任的钦天监监正斩了两次,这件事谁不知道?
    陛下对这种事极为厌恶,不解决问题,只想找给人把锅甩了,这是怠政。
    陛下不害怕被骂,厌恶怠政,要是一边骂着陛下,一边把事情办得更好。
    陛下绝对乐意多被骂几句。
    贺章想不明白,这钩已经不是直的了,完全是没有钩。还有人上赶着找死不成?
    “有啊,所以说,贺总宪多留意点吧。”陈镒叹了口气,拍了拍贺章的肩膀和李宾言同行,向着官邸走去。
    贺章一个人站在京师街头,雪花飘飘,北风萧萧。
    这就是他要接手的都察院吗?
    贺章略微有些痛苦的揉了揉疼痛的脑阔,这还没走马上任,他已经看到了自己灰暗的前途。
    “唉。”贺章叹息,向着官邸方向而去。
    李宾言和陈镒在天明节后,向着松江府赴任,陈镒是琉球巡抚,主管鸡笼岛和琉球三府,路上两人的话很多。
    而此时大明最危险的男人袁彬,正在逗弄一个上门一骑讨的武士。
    袁彬想不明白,这小小的倭刀为什么要跟他这个长槊,玩一骑讨。
    一寸长一寸强,倭刀根本近不了身,跳来跳去,凭白空耗体力。
    这是赤松家的武士,他们对生野银山依旧虎视眈眈,可惜接连派了几个武士过来,都被袁彬打的妈都不认识了。
    倭刀太短,根本不可能是长槊的对手,袁彬就跟逗猫一样,消耗着对方的体力。
    临战的时候,袁彬是极为严肃的。
    逗猫是一种很严肃的战术,就是用长槊的优势,耗尽敌人的体力,然后一击毙命。
    袁彬目光一聚,拖着长槊一个抡圆的倒挂,长槊带着呼啸的破空声,和零零散散的雪花,砸向了体力不支的赤松家武士。
    这一下,直接砸断了对方的倭刀,斩掉了对方一个胳膊。
    “啊!”这武士踉踉跄跄的退了几步。
    技不如人,整个过程,袁彬就凸显了一个轻松写意。
    今参局歪着头对着唐兴说道:“李大老,这位壮士,有如此实力,却如此的谨慎,当真凶悍。”
    袁彬这最危险的男人,其称号可不是靠莽出来的,他面对任何人的时候,都是全力以赴。
    虽然场面上看,袁彬赢得极为轻松,甚至没出什么力气,但和袁彬多次切磋的唐兴知道,任何时候,袁指挥都是全神贯注。
    想杀袁彬很简单,正面打死他。
    鬼蜮伎俩真的不太好使,毕竟十数万大军之内,如履平地之人。
    “御令看得懂这缠斗?”唐兴露出了一些惊讶,今参局居然能看得明白这武斗,是唐兴万万没想到的。
    今参局妖媚的笑了笑说道:“我自然是看不懂武技,但是看得懂人心。”
    “我只看他的眼神,便知道,他从没有放松过一丝一毫,他在全力对敌。”
    “这赤松家的武士,输的不冤,技不如人,丢了一条胳膊,这要是长槊砸到了脑袋上,怕是直接死了。”
    袁彬真的是手下留情了,只斩了一个胳膊,而不是杀人,死是不会的,但是丢半条命,是绝对的。
    唐兴满是感慨的说道:“我们毕竟都是大明人,若是处处下死手,怕会引发众怒,群起而攻之。”
    “御令看着袁壮士如何?”
    今参局面色数变,立刻一冷,眉头紧蹙的看着唐兴说道:“李大老,把我当做人尽可夫吗?!”
    今参局喜欢唐兴那风流不羁爱自由的气质,她为此深深着迷。
    她做不到自由,她连自己要不要孩子的权力都没有,所以她期盼自由,袁彬虽好,可是也只是欣赏。
    “我是说让他做山野银山的名主,你想到哪里去了?!你整天想的都是这些男男女女的事儿吗?”唐兴目瞪口呆的问道。
    他倒是想让袁彬顶包,可是袁彬早就反应过来了,袁彬本人不同意,唐兴怎么会轻易开这个口?
    他唐兴真的打不过袁彬,会被暴揍的。
    “啊…这事儿啊。”今参局这才知道自己想错了,神情略微有些尴尬,满脸通红的低声说道:“还不是跟你说话,才想这些事儿?”
    “至于名主之事,咱们再议。”

章节目录

朕就是亡国之君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吾谁与归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吾谁与归并收藏朕就是亡国之君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