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人说当死亡临近的时候会出现走马灯,你能够看到过去发生的好多事、好多画面,甚至于有很多你已经忘记了的场景也会一一呈现。
    没有人能够弄明白这种现象的原理,一些‘科学家’提出过观点,认为那是潜意识在从过去的人生经历中寻找自救的方法。
    然而,凡是被打出走马灯却还侥幸存活的,不能说没有,但真的极少。
    背后劲风强贯而来,乞丐汉子推了一把怀中的少女,而他自己却已经感觉到了肋骨被撞碎的痛苦。眼前光景变换,不再是冰冷的夜色,而是少年时的热血豪气。
    他叫洪日新,父亲给他起这个名字就是要告诉他,每一天都是新的开始,要活好每一天。只可惜,他却是个无法释怀过去的人。
    年少无知,脑子里想的都是闯荡江湖、快意恩仇,撇下满脸失望的父母独自外出学武。为了能够得到真传他剃度出家加入了少林寺,凭借资质上佳与坚韧的性格,他很快就进入罗汉堂,甚至成为了罗汉堂首座的亲传弟子。
    这一练就是十年,之后大秦开始了征伐,少林寺所在区域分属楚国。但是寺中不少弟子都是因为想练武而出家的,心中热血未凉受到了祖国召唤自然下山抗秦。
    然少林寺的宗旨是不介入国家纷争之中,所有下山的弟子自然会被少林寺除名,这也算是任性的代价吧。不过当时没有人在意,可他们没有想到的是,即使有他们这种武林高手参与,面对大秦铁骑楚国连一个月都没有挺过去。
    事后秦军并没有放过少林寺,不是说你将人除名这些人就与你无关的!
    少林寺便这样被一把火烧了,寺中弟子四散流落江湖。看着少林寺坍塌在一片火海中时,那大概是洪日新这辈子第一次后悔,第一次哭。
    带着满腔愧疚的洪日新回了家,可等待他的是冷冰冰的灶台与床榻,他的父母在其外出学武的第三年就因思劳成疾患病死去了。当时没人知道他去了哪里,只能由好心的邻居帮着埋了了事。
    望着由简易木牌做成的墓碑和长满杂草的坟头,洪日新第二次后悔,第二次哭,这一次,撕心裂肺!
    回想当年,他沉浸在得传绝学的喜悦中,竟是几年都没想起来给家里寄封信……
    至此,武学成了他的心病,他下意识的逃避责任,觉得是武学有着诡异的魔性,让他忘记了奉养父母,忘记了自己并非楚国人的事实,也让他成了不孝子。
    时间就这样浑浑噩噩的过了下去,有了心病的他,哪怕身怀绝学也没有能够在武学一道上再有寸进,甚至都没有能够将睡梦罗汉拳修炼到出神入化的境界。
    他加入了丐帮,不是为了躲避秦军的追杀,呵呵,人家秦军怕是都不记得自己烧过一间挺老大的寺庙吧,毕竟有太多门派倒在了秦军的铁蹄之下,他入丐帮不过是想要活的舒服一点罢了。
    很快,他成了剑南道这边的乞丐头子,每天依旧浑浑噩噩的活着,吃喝不愁,若说有什么不如意的,大概就是穿的有点差。
    然后,他遇到了两个小姑娘,一个叫做小青,一个叫做小梅,两个女乞丐。
    两个少女显然也是半路遇上的,虽然不是姐妹但感情极好,据她们说家人都被奸人所害。
    洪日新能够看出她们有所隐瞒但也并不在意,说句有点沮丧的话,大秦似乎是天命所归,之所以能够无往不利,一大部分原因在于兵强马壮,而另一部分原因则在于很多国家往往还没有交战就内部出了问题。
    就以少林寺所在楚国来说,国王昏庸无道,抢儿媳、杀忠良、宠幸奸佞,将好好的朝廷弄得乌烟瘴气。最后甚至在外出之时被强盗摘了首级!
    一个国王,在重重护卫下竟然会被强盗摘了首级?嘿嘿,这其中的秘密怕是永远无法揭开了。
    当初他们这些少林弟子就是在这种局势下抵抗秦军的,能够挺将近一个月都算他们厉害了。同样的事情也出现在其它国家身上,各种原因、各种巧合。
    所以当他听到什么‘为奸人所害’的时候,完全没有什么波澜,毕竟因为自身腐败黑暗而灭国的国家太多了。
    小青身上有很重的刀伤,没钱治疗只能用采来的草药维持。小梅性子很野,小心机不少但本性善良。与两个少女的相处让洪日新渐渐找回了一丝人情冷暖,也慢慢代入了一个‘父亲’的角色。
    直到不久前,小青伤势恶化的时候,他感觉到了伤心的滋味,这才明白,这就是父爱啊,当初父亲看着他离去的时候,一定比这还要痛吧。
    原来,不是武功有魔性,是他自己,入了魔!
    走马灯结束,他没有从过去的经历中找到任何自救的方法,唯一有些后悔的是刚刚应该相信那位官差,与敌人硬拼一下的。
    只可惜,火烧少林寺的仇毕竟还留存在他心中,哪怕不会刻意去针对大秦的官兵,但也有个疙瘩。也正是这份偏见,让他错失了最后的活命机会。
    但……他仍然能够为自己的两个‘女儿’拼出一个未来!
    噗,铁枪贯穿肋部,带走一大片血肉与手指那么大的骨碴。洪日新双眼通红,好似感受不到任何疼痛般的回身抓住皮鞭。
    那华服少年愣了一下,怎么这是直接进入回光返照阶段了?你若是转个身将那少女做盾牌,还是能活命的!
    华服少年的诧异还没结束,一股大力就从鞭子另一头传来,身子忍不住射向洪日新。
    “射他!”
    洪日新一把抱住华服少年,张口大吼直接喷了他一脸的血。
    左舟虽然疑惑震惊但却不会浪费了这机会,挥手给外面打信号,三个在攻击线路上的床弩直接响起低沉轰鸣。
    三根大铁枪撞碎了围墙射向抱在一起的两人!
    华服少年双眼圆瞪,大怒中全力爆发内劲,双手十指开始变化,一截截锋利的骨刺竟然自指尖探出,锋利堪比刀剑甚至还挂着刺破皮肉时的血丝。
    呃啊吟!
    华服少年发出刺耳的尖叫,双臂挣脱急速挥舞,竟是将三根大铁枪生生挠断。
    铁枪碎片掉落地面发出叮叮叮的脆响,恐怖的画面将所有捕快和衙役吓住了,一时间家丁们的士气大振。
    然而就在所有人都以为今夜一战要败亡之际,一股来自死亡的召唤从华服少年心底升起。
    猛然回头,站在房顶的那个弓箭手已经挽弓如月,弓弦上搭着的不是箭矢,而是一把精美的长剑!

章节目录

我,元芳?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剑舞秀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剑舞秀并收藏我,元芳?最新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