解锁造成的股股能量波动和阵阵恶臭,引起了其余学员的注意。
    众人艰难的转过头望向徐扉,均露出了不可思议的目光。
    要说他们当中谁最不容易解开枷锁,那必定是徐扉、阿朱和苍了。
    这三人最初只是地星的普通人,成年后才在机缘巧合之下接触到修行世界。
    对这方面的理解感悟以及知识储备都太过浅显了。
    说到底。
    所谓在生命体阶段的修行,其本质就是通过生存体验领悟意识和能量的作用规则。从而对自身及外部环境进行改变。
    徐扉即使在这段时间里被勒令死记硬背相关知识也依然缺乏沉淀,没想到他能够率先解除枷锁。
    席瑞拉眯起眼睛,同样有些惊讶。
    在普通物质上包裹身体碎片可以碰触到前三道枷锁这件事她知道。
    在迪尔纳诺世界的历史长河中,也有很多前人创造的解锁方法利用到了这点。
    但召唤牵手魔偶作为助力……却是不曾预料到的。
    奇特的方法……
    席瑞拉晃了晃酒杯。
    原本打算将这帮蠢蛋的意志折磨到极限,再帮助他们理解生命体枷锁的真正本质和破解方法。
    被徐扉这么一捣乱,看来教学计划要落空了。
    不过无所谓,下个月继续就好。
    “呵……”
    嘴中发出轻笑,席瑞拉将杯中红酒一饮而尽。
    由于看到了有趣的东西从而又联想到了很多更有趣的东西,目前心情很好。
    席瑞拉决定明早回去后,就立刻召唤一只牵手魔偶来进行‘有意思’的实验。
    看到酒杯空了,拉莎赶忙走上前帮其满上。对于这位性格古怪的‘暴龙’小姐,她虽然害怕但还是很敬重的。
    徐扉的秘法锁碎片化作光粒子在虚空中缓缓扩散。
    正当其即将消逝时,却突然间静止在了原地一动不动。
    呼啦。
    枷锁碎片化作一股光流钻入糍粑怪体内,引得它的身体再度扭曲变形起来。
    “噜噜噜!(继续继续继续!)”
    熊哥粗眉毛倒挂,小豆眼瞪得溜园。
    它高举与身形完全不成比例的硕大苗刀,奋力挥向徐扉的第三道枷锁。
    牵手魔偶在这个世界上的力量源泉来自宿主,只有徐扉变强熊哥才能跟着强大。
    刚才秘法锁破碎的瞬间,不仅徐扉的综合能力得到全面提升,熊哥同样感到体内海绵中的能量密度有了质的飞跃。
    叮叮当当的砸锁声接连响起。
    徐扉只感觉浑身抽搐,大脑一片空白。
    体内能量被熊哥抽走的同时,他也在清醒和晕厥之间反复横跳。
    第三道枷锁名为太阳神经锁,也被称为意志锁,位于腹部中央。
    它既是人体神经丛的中心,亦是能量场的力量中枢。
    太阳神经锁束缚着生命体内部的能量循环。
    人们解开第二道秘法锁时,好不容易在体内形成了能量力场从而可以主动吸收外界环境中游离的能量。
    却由于太阳神经锁的束缚,导致体内能量流无法形成闭环,跟破筛子似的四处漏风利用率极低。
    所以,一、二、三锁每个阶段生命体的能量密度差距都十分明显。
    除了对人体能量有巨大影响外,太阳神经锁还有一个特别奇葩的效果。
    它会扰乱生命体的自我意识、理性及意志力。
    举个常见的例子来说。
    小明同学每次临近寒暑假前,都会在心中暗暗发誓:
    这回一定要先写完作业再玩!否则假期一旦过半,就会成天提心吊胆玩都玩不痛快!
    但当假期真正到来时,小明一定会耗到最后三天才开始进行不眠不休的作业赶超工作。
    这是小明的决心不够坚定吗?当然不是。
    他明明知道最好的假期生活安排,最终却依然选择先玩后写,这一切皆因太阳神经锁影响了他的意志力。
    再举第二个例子。
    小明的哥哥是个普通职员,喜欢上了公司的男同事。
    对方肤如凝脂,貌如潘安。
    小明哥哥觉得自己配不上人家,每日郁郁寡欢始终不敢告白。
    夜晚降临,每当他刷到一些鸡汤短视频时,都会激起雄心壮志,誓要成为职场达人迎娶美少男。
    可这份激情最多持续三天,又会回到懒惰的常态。
    这种间歇性踌躇满志,持续性混吃等死的生活态度难道真的是因为小明哥哥不想努力吗?
    答案是否定的,因为太阳神经锁在一定程度上扭曲了他的心态,使他无论做什么事都没有耐心。
    古人云,‘百岁之下皆孩童’。
    指的便是通常修士只有年龄到达三位数的时候才有机会突破结丹期(太阳神经锁),获得真正的意志控制权。
    故而,很少有人是真的懒,我们不过是被枷锁束缚了而已。
    “嗷呜嗷呜噜噜吖哒!”
    熊哥怒吼咆哮,对着太阳神经锁就是一通胡砸乱砍。
    经过十分钟左右的‘不屑努力’后,第三道枷锁终于彻底崩断。
    “噜噜……(呼呼,搞定……)”
    熊哥擦拭掉脑门的露水,对徐扉摆了个胜利的爪势。
    缓缓翻身,从地上爬了起来。
    此时,徐扉感觉体内的能量生生不息循环运转。
    解开枷锁的瞬间,连体内伤势都好转了不少。
    噗噗噗。
    混杂着黑色污垢的汗水,不要钱似的从身体上流出。
    连续两次排出身体杂质,将徐扉彻底染成了一个黑人。
    ‘徐…扉……你怎么……做到的……’
    ‘教、教我!咳咳咳……’
    左右耳分别收到了付哲星和上官日天的传音,徐扉转头看向依然在苦苦挣扎的同伴们。
    大家喘着粗气,投射过来的目光中充满了期待。
    稍加整理思路后,徐扉先将解锁的方法简单讲解了一遍。
    随后从储物袋中拿出一大堆毛绒玩偶,准备协助众人签定牵手魔偶契约。
    至于他储物袋中为什么会有这些东西。
    因为徐扉来到这个世界前曾考虑到皇室的小孩子应该不少,这些玩意可以很好的拉拢对方。
    “噜噜……(这俩不行……)”
    熊哥瞪了徐扉一眼,从玩偶堆中抽走了两只母熊玩偶,有些恼火。
    这两只是先前送给它的十二星座爱妾,怎么可以随便转赠他人。

章节目录

我的异世界剑圣老婆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御书屋只为原作者音五律六的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音五律六并收藏我的异世界剑圣老婆最新章节